黨建工作

補裝珍珠岩
發布日期:2020-07-24 信息來源:中國海洋石油報 字號:[ ]
分享到:

“站穩馬步、緊握麻繩,預備、一二三,退!一二三,拽!”

7月5日,在整齊的號子聲中,一個白色大噸袋漸漸離地,慢慢地被拉到50米高的塔頂。這是中海化學富島公司化肥一部四期空分分餾塔補裝保溫材料珍珠岩的檢修現場。

裝珍珠岩的大噸袋重約100公斤,因爲珍珠岩密度小,所以大噸袋顯得很臃腫。要想將珍珠岩順利拉上塔頂不僅要克服其自身重力,還需要克服風力的幹擾。

由于任務繁重,化肥一部黨支部組織黨員突擊隊來幫忙,支援隊伍到來,准備工作就緒。化肥一部公用工程大修組負責塔頂珍珠岩裝填工作的劉秀廷、鄭自爭兩人站在塔頂,劉秀廷向塔下揮一揮手,示意可以開始了。

大夥開始雙手緊握麻繩,斜著身子往後退。裝滿珍珠岩的大噸袋應聲而起,然而離地面越高,風的幹擾越大,半空中的噸袋越來越難控制。握著麻繩的手,隔著手套也感到被磨得發痛,大家此時動作神態各異,有的用手拉,有的用肩膀扛,有的眉頭緊鎖緊咬牙關,有的脖子青筋凸起。大家拼盡全力,退到了旁邊壓縮機廠房牆角處,已經沒有後退的余地了,可是噸袋離塔頂還有十多米,場面一時僵持住了。

“我看前面的人可以穩住麻繩,後面的人到前面去把繩子往下拽,一個人拽一截,輪流向前,然後大家再一起往後退,這樣就可以把珍珠岩拉上去了。”有人提議道。

這個辦法果然見效,局面立刻得以扭轉,噸袋就像是被馴服的“風筝”一樣,順利地拉上了塔頂。站在塔頂的劉秀廷和鄭自爭借助安全帶身體往前一探,一把抓住噸袋的系繩,兩人將沈重的噸袋拖到人孔,然後解開袋口的線頭,袋口不能開太大,否則輕如雪花的珍珠岩會被風吹得滿天起舞。劉秀廷趕緊用手將袋口封住,然後埋進人孔,再松開手,慢慢地將袋中珍珠岩釋放。經過四小時鏖戰,8立方米的珍珠岩被大家盡數裝完。

化肥一部党支部在此次大修中多次组织党员先锋队攻坚克难,大家通过手拉肩拽补装珍珠岩,以及自主更换分子筛,共节约大修费用近10万元。(通讯员 杨志平)




【打印】 【關閉】

返回
補裝珍珠岩
發布日期:2020-07-24 信息來源:中國海洋石油報

“站穩馬步、緊握麻繩,預備、一二三,退!一二三,拽!”

7月5日,在整齊的號子聲中,一個白色大噸袋漸漸離地,慢慢地被拉到50米高的塔頂。這是中海化學富島公司化肥一部四期空分分餾塔補裝保溫材料珍珠岩的檢修現場。

裝珍珠岩的大噸袋重約100公斤,因爲珍珠岩密度小,所以大噸袋顯得很臃腫。要想將珍珠岩順利拉上塔頂不僅要克服其自身重力,還需要克服風力的幹擾。

由于任務繁重,化肥一部黨支部組織黨員突擊隊來幫忙,支援隊伍到來,准備工作就緒。化肥一部公用工程大修組負責塔頂珍珠岩裝填工作的劉秀廷、鄭自爭兩人站在塔頂,劉秀廷向塔下揮一揮手,示意可以開始了。

大夥開始雙手緊握麻繩,斜著身子往後退。裝滿珍珠岩的大噸袋應聲而起,然而離地面越高,風的幹擾越大,半空中的噸袋越來越難控制。握著麻繩的手,隔著手套也感到被磨得發痛,大家此時動作神態各異,有的用手拉,有的用肩膀扛,有的眉頭緊鎖緊咬牙關,有的脖子青筋凸起。大家拼盡全力,退到了旁邊壓縮機廠房牆角處,已經沒有後退的余地了,可是噸袋離塔頂還有十多米,場面一時僵持住了。

“我看前面的人可以穩住麻繩,後面的人到前面去把繩子往下拽,一個人拽一截,輪流向前,然後大家再一起往後退,這樣就可以把珍珠岩拉上去了。”有人提議道。

這個辦法果然見效,局面立刻得以扭轉,噸袋就像是被馴服的“風筝”一樣,順利地拉上了塔頂。站在塔頂的劉秀廷和鄭自爭借助安全帶身體往前一探,一把抓住噸袋的系繩,兩人將沈重的噸袋拖到人孔,然後解開袋口的線頭,袋口不能開太大,否則輕如雪花的珍珠岩會被風吹得滿天起舞。劉秀廷趕緊用手將袋口封住,然後埋進人孔,再松開手,慢慢地將袋中珍珠岩釋放。經過四小時鏖戰,8立方米的珍珠岩被大家盡數裝完。

化肥一部党支部在此次大修中多次组织党员先锋队攻坚克难,大家通过手拉肩拽补装珍珠岩,以及自主更换分子筛,共节约大修费用近10万元。(通讯员 杨志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