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建工作

自主制藥劑
發布日期:2020-07-27 信息來源:中國海洋石油報 字號:[ ]
分享到:

“新型反相破乳劑在現場應用效果良好,流程穩定,抗波動能力好,含油汙水處理效果提升8.6%,降低其他藥劑用量5.3%,滿足現場要求。”7月9日,電話裏傳來現場服務工程師李嘉俊的聲音,中海油(天津)油田化工有限公司(簡稱油化公司)渤海合作油田技術服務中心黨支部書記戴俊峰心頭的一塊石頭總算落了地。

曆時半年多,一場跨部門協同作戰,基于基礎原材料自主研發,打破半成品中間商技術壁壘和價格壟斷的化學藥劑研發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破局”行動

曹妃甸油田是高含水油田,綜合含水目前已超過93%。2019年10月,新平台CEPI/CEPJ上線,油田提産流程頻繁波動,在用反相破乳劑出現抗波動能力差、汙水含油高等問題,藥劑自主研發迫在眉睫。

“以技術創新引領藥劑合成,以現場反饋引導複配調整,把藥劑研發和生産成本降下來。”油化公司黨委書記、經理蘭夕盈和同事們研究確定工作方向。

油化公司研發部門與服務部門決定跨部門協同配合,首次基于基礎原材料進行自主試制,突破半成品中間商技術和價格的雙重“封鎖線”,向新型反相破乳劑研發發起前所未有的創新攻勢。

“超人”研發

研發部門認真聽取公司專家組的意見,一方面用大衆易購原材料制成目標産品,降低藥劑分子結構,破解在用藥劑分子大、容易起皮的問題,並通過微乳液提高分子量,增加抗波動能力。

另一方面,油化公司聯合石油院校用現代分子結構設計技術,構建合成目標分子,通過建模,設計233種合成方案,提升藥劑的穩定性,解決小分子藥劑在曹妃甸油田“水土不服”問題。

藥劑合成攻堅階段正值3月份,有著15年黨齡的研發負責人張穎,帶領團隊4名黨員,每個周末都駕車40余公裏趕到公司,進行藥劑合成、室內效果評價。在疫情防控期間,一種關鍵原材料供應商不能正常發貨,張穎就驅車200余公裏登門采購。就這樣,經過兩個月的試驗,兩個系列共計32個適用于曹妃甸油田現場的優良藥劑成功開發。

“雲端”試驗

在海上油田試驗中,現場服務工程師借助“化驗員+服務工程師”的模式,應用油田大數據,安排流程試驗,精准把脈。

爲此,油化公司渤海合作油田技術服務中心黨支部組織委員李冬甯牽頭,聯合研發部門建立微信群,集中專家才智,對海上試驗操作和陸地配方調整等方面進行實時雲指導。

5月22日,試驗穩定兩天後,水中含油值突然升高。經過4個小時的檢測和上下遊溝通,確定含氣量上升造成現場油水液位突然波動,油水液位控制在合理範圍後,現場試驗數據平穩下來。

5月26日晚,現場服務工程師鍾铮發現試驗過程油系統水中含油正常,而油中含水稍有增加,他一邊對來液進行檢測,一邊將這個疑問發到微信群裏。

研發人員與現場迅速聯合“會診”,確認是藥劑中降低界面張力的成分稍低引起的,及時調整藥劑中破除油水界面和提升脫水速度的比例後,現場實現“油水雙降”。

經過15天的流程探索、配方調整,藥劑試驗趨于正常。6月9日現場藥劑替換以後,現場流程持續穩定,藥劑處理效果持續良好。

“每一滴原油都可增效,每一种药剂都可降本,我们通过了考验。”戴俊峰说。(特约记者 张娅 通讯员 杜冠乐)




【打印】 【關閉】

返回
自主制藥劑
發布日期:2020-07-27 信息來源:中國海洋石油報

“新型反相破乳劑在現場應用效果良好,流程穩定,抗波動能力好,含油汙水處理效果提升8.6%,降低其他藥劑用量5.3%,滿足現場要求。”7月9日,電話裏傳來現場服務工程師李嘉俊的聲音,中海油(天津)油田化工有限公司(簡稱油化公司)渤海合作油田技術服務中心黨支部書記戴俊峰心頭的一塊石頭總算落了地。

曆時半年多,一場跨部門協同作戰,基于基礎原材料自主研發,打破半成品中間商技術壁壘和價格壟斷的化學藥劑研發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破局”行動

曹妃甸油田是高含水油田,綜合含水目前已超過93%。2019年10月,新平台CEPI/CEPJ上線,油田提産流程頻繁波動,在用反相破乳劑出現抗波動能力差、汙水含油高等問題,藥劑自主研發迫在眉睫。

“以技術創新引領藥劑合成,以現場反饋引導複配調整,把藥劑研發和生産成本降下來。”油化公司黨委書記、經理蘭夕盈和同事們研究確定工作方向。

油化公司研發部門與服務部門決定跨部門協同配合,首次基于基礎原材料進行自主試制,突破半成品中間商技術和價格的雙重“封鎖線”,向新型反相破乳劑研發發起前所未有的創新攻勢。

“超人”研發

研發部門認真聽取公司專家組的意見,一方面用大衆易購原材料制成目標産品,降低藥劑分子結構,破解在用藥劑分子大、容易起皮的問題,並通過微乳液提高分子量,增加抗波動能力。

另一方面,油化公司聯合石油院校用現代分子結構設計技術,構建合成目標分子,通過建模,設計233種合成方案,提升藥劑的穩定性,解決小分子藥劑在曹妃甸油田“水土不服”問題。

藥劑合成攻堅階段正值3月份,有著15年黨齡的研發負責人張穎,帶領團隊4名黨員,每個周末都駕車40余公裏趕到公司,進行藥劑合成、室內效果評價。在疫情防控期間,一種關鍵原材料供應商不能正常發貨,張穎就驅車200余公裏登門采購。就這樣,經過兩個月的試驗,兩個系列共計32個適用于曹妃甸油田現場的優良藥劑成功開發。

“雲端”試驗

在海上油田試驗中,現場服務工程師借助“化驗員+服務工程師”的模式,應用油田大數據,安排流程試驗,精准把脈。

爲此,油化公司渤海合作油田技術服務中心黨支部組織委員李冬甯牽頭,聯合研發部門建立微信群,集中專家才智,對海上試驗操作和陸地配方調整等方面進行實時雲指導。

5月22日,試驗穩定兩天後,水中含油值突然升高。經過4個小時的檢測和上下遊溝通,確定含氣量上升造成現場油水液位突然波動,油水液位控制在合理範圍後,現場試驗數據平穩下來。

5月26日晚,現場服務工程師鍾铮發現試驗過程油系統水中含油正常,而油中含水稍有增加,他一邊對來液進行檢測,一邊將這個疑問發到微信群裏。

研發人員與現場迅速聯合“會診”,確認是藥劑中降低界面張力的成分稍低引起的,及時調整藥劑中破除油水界面和提升脫水速度的比例後,現場實現“油水雙降”。

經過15天的流程探索、配方調整,藥劑試驗趨于正常。6月9日現場藥劑替換以後,現場流程持續穩定,藥劑處理效果持續良好。

“每一滴原油都可增效,每一种药剂都可降本,我们通过了考验。”戴俊峰说。(特约记者 张娅 通讯员 杜冠乐)

分享到: